硅酸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称监管部门在寻觅矿业大佬刘汉踪影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8:16 阅读: 来源:硅酸钙厂家

监管部门寻觅刘汉踪影 澳被并购公司紧急停牌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报昨日独家刊出的《矿业大佬刘汉传被警方控制》已引起国内外市场强烈关注。截至发稿时,刘汉担任董事长的金路集团已公告确认,无法电话联系上刘汉本人;同时,包括监管部门在内的市场多方均在寻觅刘汉踪影。

更需提及的是,该事件已波及汉龙系的产业帝国。刘汉旗下的汉龙集团在海外的最重要一笔矿业并购案因此陡升变数:交易对象澳洲上市公司Sundance已紧急停牌;20日该公司公告称无法获知刘汉身处何处,并寻求确认与汉龙交易的可执行性。

撇清与忙音

针对本报昨日报道,金路集团今日公告称,目前公司与公司股东汉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没有收到相关方面的消息;公司也未能电话联系上董事长刘汉。

同时记者获悉,监管部门、金路集团均对事态进展表示高度关注。20日晚,金路集团相关人士告知记者,在19日晚接到记者采访电话后,已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做了汇报并准备应对预案;监管部门则严格要求公司认真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该事件影响,金路集团今日公告称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上述说法应有事实根基。记者私下向金路集团内部员工询问时,获得的回复均为:刘汉虽是董事长,平日很少涉足业务管理、生产经营,绝大多数员工只知其名、未见其人。而当公司有重大事项时需先与刘汉秘书联系,直线汇报的情况亦很少见。

同时,记者致电刘汉核心运作平台四川汉龙集团,希冀了解相关情况。公司宣传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对刘汉的任何事宜均不知情,并强调汉龙集团目前董事长为张克宇、董事局副主席为刘小平,故无法接受采访。

另一方面,本报昨日报道简单梳理了刘汉、刘沧龙两堂兄弟旗下之产业帝国,资本市场谓之汉龙系。20日金路集团开盘直接停牌,宏达股份跌幅列两市前列。

20日午后,刘沧龙旗下宏达集团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极力撇清与刘汉之关联:刘沧龙与刘汉虽为堂兄弟,不过除同为金路集团股东外,两者在人员、资产、经营等各方面都完全独立。至于上市公司宏达股份,更是与汉龙集团及金路集团完全没有关系。

查阅网络信息,20日已有媒体采访到了刘沧龙,向其求证刘汉下落。后者称:近来两人并没有联系,因此对于刘汉是否被控制一事并不清楚。

20日晚,记者辗转获得刘沧龙与刘汉两位秘书的联系方式,但数次拨通后均为忙音。

裂纹与先兆

事实上,刘汉被警方控制之传闻,已引起国际矿业市场的震动与国际媒体的关注。

20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华尔街日报》网站刊发文章,因《上海证券报》报道,汉龙集团拟并购的Sundance公司公开表示,将寻求明确汉龙收购计划的可执行性与刘汉的实际状况。

据查,Sundance系汉龙集团截至目前最重要的一笔海外矿产投资,规模达到14.3亿美元,将近100亿人民币。

详细来看,Sundance Resources Ltd. ()为澳大利亚上市公司,已于当地时间3月19日停牌。记者明细查阅其近日公告:称将寻求明确四川汉龙集团(Sichuan Hanlong Group)以13.8亿澳元(合14.3亿美元)竞购Sundance计划目前的状态。

公告中,Sundance董事长George Jones表示,将于本周四、五在珀斯与汉龙代表举行的会议上讨论《上海证券报》有关刘汉已被警方控制的报道。

同时,《华尔街日报》采访Jones称,还不确定刘汉目前身在何处。

有意思的是,Sundance股价在停牌前出现了连续下挫,近六日从0.28澳元跌至0.21澳元。

回溯此前资料,Sundance是一家国际性的铁矿石勘探和开发公司,正在西非中部建立全球铁矿石业务。Sundance的目标是通过开发穆巴拉铁矿石项目成为全球主要铁矿石生产商。

目前,穆巴拉铁矿最新评估价值达140亿美元,系全球范围内最具投资价值、尚待开发的铁矿石项目之一。以其为核心的铁矿石三角区域初步探明资源总量为50亿吨高品位直运矿和250亿吨铁英岩赤铁矿,直运矿远景资源量超过100亿吨,铁英岩远景资源量超过1000亿吨。

早在2011年3月,汉龙集团旗下汉龙矿业即提出收购Sundance计划。当年7月,汉龙矿业提出全资要约收购,收购总金额约15亿美金。9月,双方达成全资收购协议,总金额约17亿澳元,收购100%Sundance股份。

至2012年6月25日,汉龙集团对外宣布,汉龙矿业收购Sundance已通过了澳大利亚外国投资监管委员会的审批。此后,双方谈判将交易价格降到13.8亿澳元。

事实上,查阅更多国际媒体对Sundance收购案之报道,刘汉事件实际早有迹象。

如记者查阅发现,澳大利亚本地媒体《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3月19日曾报道称,刘汉原定于近日与Sundance高层进行收购事宜关键环节的洽谈,涉及中国有关部门的审批事项,但最终刘并没有现身。

至3月20日,该媒体的报道则表述为:刘汉可能已被中国公安拘留;Sundance也在寻求新的商业机会。但全文并未披露该信息的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郭成林)

(责编:杨秋影)

(责编:杨秋影)

延安工作服订制

宜春设计工作服

海伦工作服设计

濮阳制作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