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称钢铁上游的铁矿石贸易商步履维艰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4:18 阅读: 来源:硅酸钙厂家

铁矿石贸易商:坚守还是退出

随着钢铁生产企业步入低谷,作为上游的铁矿石贸易商也步履维艰。

我的钢铁网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本月12日,全国30个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9077万吨。海关总署13日公布,我国9月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6501万吨;1-9月,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总量为55076万吨,去年同期累计为50785万吨,同比增长8.4%。

压港量增加,进口量增加,价格远景依然看跌,意味着囤积铁矿石的贸易商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目前,不论大型还是中小型贸易商,经营都很困难,都在亏损,几乎挣不到钱。17日,日照一家铁矿石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刘成旭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小经销商惨淡退出

位于日照市海滨二路的航运大厦,这里原本聚集着数十家大大小小的铁矿石贸易商。17日,导报记者楼上楼下地找了多遍也没发现一家铁矿石贸易商。都陆陆续续退出了。门口的保安对导报记者说,你去那边的写字楼找找吧,应该还有几家驻守。

随后,导报记者来到了位于上海路909号的中盛商务港写字楼,这里曾聚集了很多铁矿石贸易公司。

在日照亚森贸易有限公司,导报记者看到,整个办公室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在值班。当导报记者问及公司经营的铁矿石业务情况时,这名工作人员直言行情不好,铁矿石业务一直在减少,但又苦于没有其它行业可以做,所以现在只能勉强维持,惨淡经营。现在行业利润被压得很低,虽然9月份有所回稳,但是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在日照广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办公室内同样没有一丝忙碌的迹象,总经理刘桂香和几个朋友正聚在一起喝茶聊天。今年情况不好,贸易量和去年差不多,但是利润率很低,价格应该会保持一个震荡趋势。失望的刘桂香对导报记者说道。

在日照圣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偌大的办公区域只有总经理郑泽宾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在聊天。见到导报记者,郑泽宾直言:我们在5月份就停止了铁矿石业务。

这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而不是某个贸易公司才出现的情况。刘成旭一语道出了目前贸易商面临的困境:由于前期买进了大量高价铁矿石,贸易商正在苦苦支撑。

导报记者了解到,由于当初看好后期矿价走势,刘成旭在今年春节过后不久便一口气囤了近3万吨货。虽然当时进口铁矿石市场已经开始走低,但想到后期形势可能会有所好转,认为还是有操作空间。刘成旭回忆称,其进货是发生在铁矿石吨价约170美元之时。

残酷的现实是,其后铁矿石价格的波动并未让刘成旭如愿。数据显示,进口铁矿石曾在今年2月中旬达到年内最高点,63.5%印矿价格为196 美元/吨,其后就一路下跌,最低曾跌到90多美元一吨。虽然从9月份开始,港口的铁矿石价格出现上涨,但上涨的幅度很小,难以弥补刘成旭的亏损。

烫手的山芋

我看到铁矿石价格下跌太快,就赶紧把库存的铁矿石低价处理掉了。而其他大型贸易商就没那么幸运,已经被深度套牢了。郑泽宾告诉导报记者,铁矿石成了烫手的山芋,使他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而暗自庆幸。

虽然现在铁矿石的价格有所回升,但此前跌得太厉害,赔了一年了。刘成旭眉头紧锁,对导报记者说道,现在我还有1万多吨的铁矿石压在港口,不知道该卖给谁。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铁矿石价格一直上涨,那时只要有铁矿石,囤在手里一两个月后再卖,每吨挣个二三十美元并不难。刘成旭告诉导报记者,虽然当时也出现过一波下跌行情,但随着国家刺激经济政策的出台,铁矿石的价格一路暴涨,让铁矿石贸易商再次尝到了钱好赚的滋味。而如今,受市场供需整体不济的影响,贸易商高位囤货必亏的现象比比皆是。只要在价格高位囤货的,现在都不好过。

据导报记者了解,去库存化回笼资金已成为不少铁矿石贸易商的首要任务,挣钱已经退居二线了。但日益增加的进口量,让贸易商的去库存之路进行得并不顺利。

在日照港东港区铁矿石码头,日照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部部长范守猛对导报记者介绍道:1-9月份日照港铁矿石总进口量为10050万吨,9月份约是1200万吨。正在卸货的两艘船分别是12万吨级和17万吨级的。导报记者注意到,在紧靠铁矿石泊位的堆场里,有工人正在作业,红色的铁矿石成堆、密集地堆在堆场内。

统计数据显示,在目前我国9000多万吨的压港铁矿石中,将近40%的量为贸易商所有,其中绝大部分是贸易商所囤之货。

风险正积累

对于后面会如何操作,刘桂香给出了坚守的答案。目前这种状况之下,还得继续做下去。她告诉导报记者,在价格比较低的时候,她会联合其它公司进口铁矿石。小批量吃进,降低成本,减少前期亏损。

刘成旭则表示要清仓退出。铁矿石市场3年内不会再有好行情,反正我是看不到希望了。刘成旭无奈地说,因此,他目前已经开始甩卖压在港口的铁矿石,并且准备从此退出这一贸易行当。在他看来,一方面需要承担巨额的贷款利息,另一方面铁矿石难以脱手,资金压力已经很大,加上银行方面信贷收紧,无疑使本来就已紧张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对贸易商而言,风险正在慢慢积聚,如果铁矿石市场无法好转,后期将会有很大一批铁矿石贸易商崩盘。刘成旭说道。

就在导报记者采访的前一天(16日),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巡视员李忠娟表示,在国内外铁矿石供应逐步充足化、多元化,以及期货、掉期交易、现货市场迅速发展的环境下,在国内开展铁矿石期货交易晚推不如早推的观点,已逐渐形成统一认识。

对于铁矿石期货,市场上下一片叫好,但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铁矿石贸易商并不愿意参与。

在刘成旭看来,铁矿石期货一旦推出,可能会造成铁矿石价格出现更大的波动。铁矿石期货等金融衍生品虽然有发现价格、套期保值等作用,但同时也有价格炒作的风险,我们这样的现货交易商不适合。在刘成旭看来,如果价格下跌,即使跌得再多他还有铁矿石实物放在那儿,多少还能剩下点钱,而期货一旦失败便极有可能血本无归。(责编:杨秋影 )

(责编:杨秋影)

聊城定做职业装

禹城工作服制作

阜新工服订制

东莞定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