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西游记里玉皇大帝有多弱弱是有原因的

发布时间:2020-12-25 07:21:11 阅读: 来源:硅酸钙厂家

西游记里玉皇大帝有多弱?弱是有原因的

《西游记》里谁是最合适的皇样本呢?当然是玉皇大帝了。咱们就来看看玉皇大帝运用了什么手段来维持权力。

插图

第一,要使用政治力量,而不是依赖恩情。玉皇大帝在这方面犯过大错误。

孙悟空大闹天宫时,玉皇大帝没有果断使用政治力量,而是选择了姑息政策。我们刚说了,政治运行的动力是政治力量。对皇帝来说,最首要的,是掌控和巩固政治力量,相比之下,实行什么法令、用什么人、做一个明君还是一个暴君,都是次要的。按照这个准则,孙悟空闹龙宫抢走定海神针、闹冥府注销了死籍,都是破坏法纪的行为,已经触犯了玉帝的底线和权威,玉帝就该毫不妥协、不计代价地派兵讨伐,以显示调动各路神仙和天兵天将的政治力量,而他却听信了太白金星的招安建议。太白金星的招安,只是一时苟且的姑息政策,必定会招来更大麻烦。

插图

我们现在读历史,经常会分不清在古代政治中,什么是宽大,什么又是姑息,这个区别取决于问题是否涉及到了政治力量。比如,如果大臣向皇帝进谏,话说得很难听,但并没有威胁到皇帝的政治力量,那么,只要皇帝头脑清醒,就可以忍耐或从轻处罚,这属于宽大。但如果分歧来自于政敌,无论自己是对是错,为了维系权威,皇帝都会压制,否则就是姑息了。所以,很多时候,一个问题的是非,要看是谁提出来的、站在哪个立场上。

在历史上,晚唐的割据局面,就是由姑息政策引起的。唐太宗把天下划分成了十个监察区,叫做方镇(也就是藩镇),中央向每个方镇派驻监察官。到唐中期,这些原本负责监察的节度使,逐渐掌控了地方上的财政、军事等综合权力,甚至一个人统辖两三个方镇,也就是说,节度使拥有了威胁皇权的强大政治力量。而历代唐朝皇帝却回避冲突,选择用恩情来笼络方镇,希望用感情打动这些诸侯,但在方镇看来,这是朝廷在暴露软弱无力,反而越来越跋扈。同时,在方镇内部,也存在类似政治力量旁落的现象。最初,节度使们为了扩大军事实力收买士卒、放纵将校,后来,军队里的实权人物干脆就在旧统帅死后,自己选择傀儡立为新统帅。这种从中央到地方的姑息迁就,直接形成了唐代的割据乱世。所以,学会维护和使用政治力量,是皇帝的基本功课。

维系权威的另一个秘诀,就是保持自己的神秘感。在人的心理上,神秘感和仪式感最有利于形成崇拜。在古代政治中,时常出现“宦官当道”的局面。为什么皇帝让百官畏惧却不能震慑没有知识的太监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大臣们见到的皇帝,是那个身穿龙袍、威风凛凛坐在宝座上的形象,是精心构筑的权力化身。如果你去过故宫,我们经过一道道对称的巨大城门、穿过通道,站在宫殿前的巨大广场里,还是能感受到这种建筑布局的威严和压力。越往前走,自己也好像越走越渺小,在明代、清代,大臣们进宫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们就能大致感受到了。而这个皇宫是太监们的主场,在他们眼里,皇帝只是一个在后宫玩耍的普通人,在他们终日的观察下,皇帝的智力和性格缺陷都暴露无遗,完全可以愚弄操纵。

《西游记》里有一个细节,我们可能没留意过,就是在孙悟空大闹天宫时,玉帝身为群仙之首,只知道问计和求援,自己却没有显露过法力,甚至没有出过什么主意。这好像是有点怪,其实玉帝倒是做对了,他就成功地保持了神秘感。《荀子》讲过“人主不必自为之”,就是说,君主要把具体的事交给别人去做。他的学生韩非子又发展了这个主张,说君主要保持神秘和安静,不能主持具体事务,不能亲自出谋划策,不要让人摸清自己的喜怒,这样才能使人感到高深莫测。有了功劳,是皇上贤明,出了问题,是大臣办事不利。我们设想一下,假如玉帝亲自出马却打不过孙悟空,让神仙们发现了他的真实本领不过如此,这个后果,可比大闹天宫要严重得多。

除了制造神秘的手段,皇帝们还要善于运用臣民的恐惧。皇帝将自己掌控的政治力量,通过神秘和威严的形象放大,转化成一种精神权威。然而,这种权威遇到军事或政治失败时,会受到臣子的怀疑,使皇帝的地位变得不稳固。比如,孙悟空打败了天兵天将,看透了天宫的虚实,就敢说“玉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最后,玉帝不得不借如来佛的法力制服孙悟空,这也是很丢面子的。不难想象,此时他的权威已经受到了动摇。那么,玉帝该怎么做呢?他的选择是推行恐怖政策。

沙僧被罚下界,正好说明了这一点。沙僧当过天上的卷帘大将,在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琉璃盏,被玉帝打了八百下,又贬下界来,还每隔七日用飞剑穿他的胸肋几百下。沙僧只不过是不小心打碎了东西,就受到这样的惩罚,此时的玉帝,显得又残暴又疯狂。这背后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大闹天宫以后,玉帝的权威受到破坏,只有采用这样激进的惩罚和恐怖策略,才能让神仙们继续服从他。这好像是开玩笑,但在君主政治里,这是完全合乎逻辑的做法。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说过,人民对君主的服从,不是出于爱戴,而是由于恐惧。

刚才,咱们说了古代皇帝的几条守则:第一是要依靠政治力量而不能靠恩情;第二是要善于保持神秘的权威形象,刻意显示聪明才智就等于暴露弱点;第三是会使用恐怖手段。这么看来,好像当个皇帝还挺简单的。

其实,不是这么容易,刚才说的只是外在现象,皇权的运行方式是非常复杂的。比如,使用恐怖手段并不是任意疯狂的,而是要有步骤、有计划地推行。按照法家的理论,真正高效而可控的恐怖高压,是建立一套严厉苛刻的法律制度。压迫和恐怖一旦形成机制,人们就会逐渐习惯并且自觉遵守,还会主动参与维持秩序。当整个社会都按照严刑峻法运转起来以后,皇帝就可以保持神秘感、不问具体事务了。

另外,做皇帝也有一整套职业技术,这门技术就是所谓帝王术。法家思想的代表作,像《商君书》和《韩非子》,就是帝王术的专门教材。在古代,帝王术是绝对保密、严禁公开讨论的。西方也有一本出名的帝王术教材,就是在文艺复兴晚期,佛罗伦萨的政治家马基雅维利写的《君主论》,这本书正好是跟《西游记》在同一个时期写成的。马基雅维利公开宣扬,君主就应该不顾及道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此,他一直被称作阴谋家。其实,他的本意是希望通过强有力的君主政治,结束当时意大利的分裂局面,建立统一国家。

西安市老年高血压医院

浙江省共济失调性疾病医院

湖北省瞳孔缩小医院

海口市小儿大动脉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