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6节文采风流司马一赋获君恩【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6:49:24 阅读: 来源:硅酸钙厂家

相如既病免,家居茂陵。天子曰:“司马相如病甚,可往从悉取其书;若不然,后失之矣。”使所忠往,而相如已死,家无书。问其妻,对曰:“长卿固未尝有 书也。时时著书,人又取去,即空居。长卿未死时,为一卷书,曰有使者来求书,奏之。无他书。”其遗札书言封禅事,奏所忠。忠奏其书,天子异之。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如,文莫若 司马迁”这是 鲁迅评价司马相如的话。

的确,司马相如是 汉武帝时期很出名的作家,他的出名不仅仅因为文章写得好,还因为他风流潇洒,赢得了大美女卓文君的芳心。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这对才子佳人之间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故事,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可见大才子兼大帅哥的司马相如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马相如是四川成都人,他字长卿,因为父母特别喜爱他怕他早死就给他起名犬子。

司马相如从小就表现出很聪明睿智的才气,他学习诗文,练习剑术长进都很快。等到积累了一定的知识以后,他就觉得自己这个名字实在是配不上这堂堂的一表人才,于是干脆就把自己仰慕的 蔺相如的名字借过来用了。

从此,他正式改名,相如。

司马相如出生在 汉景帝时期,他小时候练过剑术,因此长大以后父母扔了几百两银子给他捐了个官做。

是什么管呢?郎官,说白了就是汉景帝的私人保镖,但这并非他的爱好。他的真正的爱好是,写辞赋。

但是汉景帝不喜欢辞赋,于是司马相如就很郁闷,有才气也不敢表现出来,怕自个儿一不小心惹皇帝生气。

恰巧,有一次粱孝王来京城朝见景帝,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许多当时社会上很有名气的作家、演讲家。

司马相如见到这些人就喜欢上了,官也不想干了,于是借生病为由辞掉保镖的职位,旅居粱国,专门搞创作。

粱孝王看到人家司马相如放下首都的好工作,千里迢迢跑到自己这个穷乡僻壤很是过意不去,对他也是格外关照。

司马相如和那帮文人们在一起生活居住,学问日渐增长,在这期间他写下了很为自己挣面子的《子虚赋》。

就是这篇赋,不但在司马相如活得时候为他赢得了薪水很高的职位,对娶到美女老婆也有间接的促进作用。就是在他死后,还给他赢得了很高的名声,让别人崇拜得要死。

好景不长粱孝王去世,司马相如见到没了可以依靠的人物,自己在异乡恐怕吃不消,于是打道回成都老家。

经过司马相如这几年的糟蹋,本来还算富裕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他自己在外面当幕僚,有人供吃有人供喝,早忘了银子长啥样了。

回到家以后才发现不找个工作恐怕得把自己给饿个半死,于是就处处留心那里进行人才招聘。

这时候,有人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原来司马相如的老朋友这个时候仕途得意,做到了临邛的县令。王吉看到司马相如困难的揭不开锅,于是就说:“长卿,你长期离乡在外,求官任职,不太顺心,可以来我这里看看。”

司马相如求之不得,于是就赶了过去。

从此,两人天天在一起喝酒吟诗,小光景过得还真不赖。

临邛县里富人多,象卓王孙家就有家奴八百人,程郑家也有数百人。

但是,这两个人都是势利眼,看到县令有司马相如这样的贵客,就想着套套近乎。于是他们摆了挺阔气的一桌酒壶,请王吉和司马相如赏光,并顺便发了一百多张请帖,邀请了很多县中的官员与有名望的人。

司马相如推脱不了,就去卓家吃酒去了。

宴会开始,卓王孙带领众宾客向司马相如敬酒,少不了说了许多奉承话。

正在大家喝得高兴的时候,王吉向大家介绍说:“相如先生是当今第一名流,不仅文章写得好,而且奏也弹得很好。今天有佳宾美酒,何不请相如先生弹奏一曲呢?”

众人听了,齐声叫好。

司马相如推辞了一番,便弹奏起来。

先弹了一支短曲,后来偷看到竹帘后面有一个影影绰绰穿白衣服的女子在听琴,他早就听说卓家的文君小姐长得美若天仙,因为新近死了丈夫,所以在娘家寡居。

司马相如施展自己高超的琴技,弹起了一曲凤求凰,通过琴声,向卓文君表达了自己求爱的心情。

原来,卓文君听说司马相如来做客,早就想见识一下这位大才子。她本来就喜爱音乐,听到琴声,就偷偷地躲在帘子后面看。

卓文君深懂琴理,听出了琴声中的意思。而宴席上的宾客,当然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为了恭维司马相如,一味地拍手叫好。

司马相如回去以后,对卓文君念念不忘。于是用钱买通了卓文君的仆人,通过仆人送给卓文君一封求爱信。

卓文君接到求爱信激动不已,但她知道自己老爸肯定看不上司马相如这个穷鬼,他是万万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于是便在一天晚上,偷偷地跑出来,投奔了司马相如。

俩人连夜乘车回到司马相如的家乡成都。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文君感到不快乐,说:“老公啊,只要你同我一起去临邛,只要向兄弟们打声招呼就会不愁吃穿,哪里会在这里受穷呢”。

司马相如觉得老婆说得有道理,况且靠自己恐怕真得养不活这位大小姐,于是就同文君来到临邛。

但是他们并没有立马去找人施舍,而是决定先自谋出路。夫妻俩把自己的车马家当全部卖掉,买下一家酒店,做卖酒生意。

卓文君当老板娘,司马相如当伙计。他也顾不得斯文穿上打工服就与雇工们一起操作忙活,在闹市中洗涤酒器。

卓文君这是诚心要让老爸丢人现眼。

没过多久,卓王孙听说了这件事,当时气得差点儿背了过去,幸好整天吃好的营养赶得上,才没丢了小命,从此不敢出门见人了。

卓文君的兄弟和长辈看到这种情况,就劝说卓王孙。他们说:“你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家中所缺少的不是钱财。如今,文君已经成了司马长卿的妻子,长卿本来 也已厌倦了离家奔波的生涯,虽然贫穷,但他确实是个人才,完全可以依靠。况且他又是县令的贵客,为什么偏偏这样轻视他呢!”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日本nk细胞干细胞抗衰老

北京梨园小儿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

府谷牛皮癣医院

青海治扁平疣那家医院比较好